第二十五章 打擂臺(下)
作者:王永利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13 09:45      字數:3026
    大柵欄,這是北平城前門一帶最熱鬧的地方。大柵欄,其實就是在胡同口豎立起來的鐵質柵欄圍擋,對這條商業街起保護作用。大柵欄的設置在明代就有了,明孝宗弘治元年(1488年)就下令在北京城內大街曲巷設立柵欄,并派士兵把守,以防盜賊。到了清代,這里已成為主要的商業中心,買賣多,為了能夠有效地防止盜賊,把鐵柵欄建得比其他地方都大、都高,還有花紋鐵藝裝飾,所以“大柵欄”一詞被叫開了,聲名遐邇。不過北平人愛用兒話音,柵兒,演變讀成“十”,欄兒,演變讀成四聲,是不是地道北平人,只要看能否讀出“大十爛兒”的音,立馬就能分辨出來。

    大柵欄劇場,位于大柵欄商業街的中心,可容納近五六百人,也是這座城市最大的劇院之一。武術比賽,和武術冠軍切磋武藝,海報貼出來了,大標題醒目寫著“弘揚中華武術精神,振興中華武術雄風!”堂而皇之,冠冕堂皇,很有高度和氣派,一看就知道是經過廣告推廣包裝之后商業化運作的嫻熟之海報作品。而人山人海前來觀看和打擂的,潮涌而來,最重要的是只要上臺堅持兩分半分鐘,就可以有資格成為一貫道會員,萬一憑借藏寶圖挖到了寶貝,就可以人人平分!而且現在還推廣所謂的“互助費”,誰家有急事可以先使用一大筆錢,還可以入會“避禍免災”。于是,會不會武術的,都來打擂了。先交5毛,盡管一般人家拿不出這5毛,但確實錢不多,和街坊鄰居借一借,挪用一下家用,也可掏得出來。

    劉智魁買了1毛錢門票,走進劇場,不過,已經沒有座位了,座無虛席。除了舞臺外,三邊走廊上,都站滿了人,站票和座位票一個價,不打折。放眼望去,人山人海,聲音嘈雜,像是一個大蛤蟆坑,上千只蛤蟆在叫喚,震耳欲聾。趙萬剛雙手被一副手銬銬住,站在舞臺中央,聚光燈照在他的身上,英氣勃勃。一身新的寬松的白衣白褲,讓這位健壯的小伙子,更顯得精干而年輕。

    第一個上臺挑戰的,是一位四十多歲魁梧漢子,絡腮胡子,腰系寬厚的牛皮黑色護腰帶,手腕和肘部都戴著黑色皮質護腕和護肘。一看就是練家子。劉智魁一眼認出,這是“東霸天”張德泉,就是在天橋上跺一腳能把周圍的人嚇跑光的人物。劉智魁知道壞菜了,“東霸天”來打擂,他本是戲班子里的唱戲人,因為練過武術,所以靠打架成為了一方霸主,那么趙萬剛被手銬銬住雙手,豈不被他白白占便宜?

    劉智魁掃了一眼樓上的包廂,看到魏天順、徐天霸等黑衣幫頭面人物,一邊嗑瓜子,一邊喝茶,一邊輕松自如地欣賞舞臺上的打擂。劉智魁知道,這是道上大佬,合起伙來,要么是蓄謀打死趙萬剛,要么是借打擂瘋狂斂財。他怕趙萬剛吃虧,就往前擠,越接近舞臺越好,如果趙萬剛真有危險,他會沖上去解救。江湖義氣,他認準趙萬剛就是自己的恩人,黑暗中的啟明星,迷茫時的領路人!他需要這么一個領路人,不是為了撐腰,而是覺得趙萬剛領的路是一條光明大道。

    三聲銅鑼響,一位穿灰色西服的裁判也是主持人,很魁梧高大,國字臉,眉毛很重,眼睛大,如牛眼。他手拿話筒,聲音洪亮,富有特殊的磁性魅力,穿透力很強,而且字正腔圓,標準的播音腔調。他的頭發黑油油的,頭發吹燙得像電影明星最時髦的那種發型,邊分“飛機頭”,既有藝術范兒,又不失莊重范兒。此人果然是從北平廣播電臺播音部借來的廣播員,名字叫冬青,大名鼎鼎,業內人士稱他為“大熊”,過去專門解說各種體育和武術比賽,十分專業,業務一流。他說:“各位聽眾和各位在場的觀眾,北平人民廣播電臺,北平人民廣播電臺,弘揚中華武術精神,振興中華武術雄風,和全國武術冠軍趙萬剛先生切磋比武馬上就要正式開始了!需要注意的是,打擂選手必須遵守點到為止,不許用陰招!不許使暗器,不許違背中華武術精神,這是一次全國矚目、人人都可以參加的比賽,是一次強身健體的比賽,是一次光明正大、光明磊落的比賽!比的不僅僅是中華武功,而且是中華武德!德藝雙馨者勝!大家鼓掌,我們為雙方選手文明比賽加油!我們現場觀眾觀賽也需要文明,遵守現場秩序,不說臟話,不使用不文明用語。比賽實況,由北平人民廣播電臺體育頻道現場直播,請全國的聽眾收聽。我宣布,比賽正式開始,第一個上臺挑戰的是來自北平的選手,曾經是北平武術散打冠軍張德泉。他的特點是臂力過人,能舉起重達四百斤的石頭獅子。而全國武術冠軍趙萬剛,技術全面,南拳北腳,無所不通。今天,趙萬剛讓出雙手,雙手不能參戰。好了,讓我們關注比賽!”

    雙方鞠躬禮畢后,“東霸天”張德泉首先出擊,旋風般連打三拳,贏得滿堂彩。而趙萬剛連退三步,躲過三拳,然后一個回頭望月,一個翻身掃堂腿,險些踢倒失去重心的張德泉,也贏得滿堂彩。

    主持人冬青馬上宣布:“第一場比賽結束,我們為雙方精彩的表演加油喝彩。好,下一位選手,是來自北平的福德成,他是北平摔跤高手,曾打敗過日偽時期來自東洋的摔跤高手黑泉一郎,為中華武術增光添彩。今天他也來助興捧場。剛剛,舉辦方讓我鄭重宣布一下,今天比賽的門票全部收入,全部捐給一貫道,為一貫道會員發福利!”

    現場一片感謝的呼喊,甚至有人喊出“一貫道萬歲”的口號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劉智魁發現,根本不用擔心趙萬剛的安危,這不是往死里打的生死決斗,而是真正的表演,商業表演。他納悶,誰這么有號召力,把原本京城稱霸一方的人物,都聚集在一起,都到這個擂臺上露個臉,塑造成了社會正面形象?

    “西霸天”福德成也上去比劃了兩下,平局,雙方鞠躬謝場。然后是“南霸天”孫永珍出場比劃了兩下,接著是“北霸天”劉翔亭出場,全場起立,熱烈鼓掌。因為他是一貫道北平總壇主,他的號召力,僅次于全國總壇主宋豪雄。

    劉翔亭是個矮胖子,圓臉盤,蒜頭鼻子,斗雞眼,應該是個丑男人,一身黑色綢緞短打扮,短袖襯衫,短褲,光頭,腦門亮得出奇,仿佛燈泡能發出光來!站在舞臺上就是一個丑羅漢,和羅漢堂里十八羅漢最丑的伏虎羅漢仿佛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因伏虎羅漢樣貌實在太丑,連貓狗見了都忍不住嘔吐不止。但是全北平一貫道的人對這個丑男敬若神明,頂禮膜拜。其實,誰都知道,不是對這個丑男人有多少好感,而是對一貫道時不時發錢頂禮膜拜,窮人最缺的就是錢,而一貫道,時不時發點錢,還可支用一筆“互助費”,那真是雪中送炭!

    熱烈而持久的掌聲過后,就是要入會的普通人上臺比武打擂,會不會打的,只要比劃兩下拳頭,趙萬剛都會讓著,躲著,這樣,兩半分鐘過去了,挑戰者還站在臺上,就算合格了,下臺后,就在出口處領到身手資格證,拿到這個資格證,就可找分壇主去“點道”,經過“點道”后,才可以成為一貫道會員,才能上會員花名冊。(當然,還要交入會費,其實,這個打擂,就是多了一道入會的門檻費)不少人期盼人生從此改變。有的感謝趙萬剛有意幫忙,讓他這個根本不會拳腳的拿到資格證。還有記者們扎堆議論,今天的稿件怎么寫,主辦方給每個記者一個大紅包,人人興高采烈,像過節一樣!

    劉智魁卻看不下了,在他心里,原趙萬剛代表光明正道,而今天,趙萬剛與這些京城人人痛恨的霸王們同臺秀肌肉,微笑的眼神,做作的姿態,讓他心痛。趙萬剛明明說過,一貫道招募這么多惡霸流氓地痞,一定有問題,要大家先不要加入?墒乾F在,他成了一貫道的搖錢樹,在為這個一貫道作秀場,秀武功。

    劉智魁轉身正準備憤然退場。正在這時,一個20多歲小伙子,跳上臺。只見他。中等個頭,身材寬厚,板寸頭,身手矯健,斜眉毛,三角眼,黑色燈籠褲,黑色棉質短袖襖,胸前白色盤龍扣,像是骸骨,像兩排白色肋條骨,十分醒目。他雙眼充滿了殺氣,手持一把單刃刀,飛身向趙萬剛劈去。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趙萬剛躲過迎面劈來的刀砍?墒,這個板寸頭又回身砍來第二刀。

    預知趙萬剛性命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。
中文字幕乱码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