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痛苦訴說
作者:閆增連      更新:2022-07-02 12:02      字數:2116
    鴻浩來到A城開辦了醫療服務。

    那一次草原約會,不僅僅是精神上的,還是心靈里的。娜仁托婭如火的激情燃燒,足以讓鴻浩回味一生。而讓鴻浩銘記心間的不是男女柔情,是娜仁托婭對人生的深入剖析。她說,你是大男人,不該隱伏在小視野中,走出去,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……鴻浩久久品味,總覺得蘊含深刻。

    A城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。鴻浩遴選對比,選中了西城一家門店。掛牌營業,從慘淡經營中摸索,用醫術贏得一個個患者,幾年辛苦,錦旗滿滿。創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空。這個喜訊,傳給了娜仁托婭,她喜極而泣,說道,我去看看你,你等著我。

    這一天,空中蔚藍,陽光明媚。

    鴻浩接到電話,聲音好甜,只是有幾分滄桑,鴻浩,我在車站,你哪里怎末走啊。

    我這里還有患者,你等等,要不打車過來吧。西城老街31號。我的牌子,火火按摩堂。要不你加我微信,給你發個位置吧。

    手機網絡聯通,發送成功。

    火火按摩堂門口,停穩一輛出租車,鴻浩一看正是日思夜想的娜仁托婭。她還是一身蒙古袍。但身體有明顯的變化。少女的單薄幼稚沒有了,略顯發福的肚腩頂起了服飾。燦爛如花的圓臉多了細微的皺紋;铎`的眼神隱藏著哀怨和憤懣。強笑歡顏掩蓋不住內心的憂傷。

    幾年不見,竟有如此大的變化。鴻浩泛起心酸的滋味。禮讓道,進去休息吧。

    啊,好氣派,啊,獎狀都掛滿了。啊,患者真多,啊……

    所有患者都哈哈一笑,眼前這位穿蒙古袍的女子太討人喜歡了。大部分人只是電視里了解蒙古族,面對面還是第一次。紛紛夸獎,這女子真漂亮啊……臨近太陽落山,患者們都走了。

    鴻浩說,你說說,這幾年過得好嗎。

    我,好想你。好想和你說說心里話,可是你沒有留下號碼。也不給我音信。我時刻都想見到你啊……

    鴻浩沉重地點頭,說,你趴在床上,我給你做做推拿保健吧,緩解疲勞。娜仁托婭沒有客氣,蒙古袍的扣子一個一個解開,趴著不動。鴻浩掀開衣服,袒露背部,瞬間吃了一驚,原本細嫩的皮膚竟然粗糙不堪,好像是勞動導致肌肉僵硬。手下觸動有條索狀的硬物。手指按下去,啊的一聲回應。鴻浩說,你這是勞累過度。需要按摩調理。

    嗯,我就是來調理的。我知道我的身體出了問題。不過,不都是勞累。還有別的原因……娜仁托婭說不下去,緊咬嘴唇,哽咽起來。

    你說吧,有啥事情抖落出來吧。不要憋在心里,會生大病的。

    娜仁托婭,哇的一聲哭喊出來,肩頭聳動,淚如雨下……鴻浩,我的奧敦格日樂。你哪里知道,自從你我在那片草原相擁,你的發小家喬就纏著不放。造謠生事,說你是有家室的人,還搞破鞋糟蹋女孩子。你來家里提親失敗,家喬更是惱羞成怒。等你走出農村,在城里安家創業,家喬就三番五次地對我爹爹說,如果不嫁給他,就讓我們一家日子不好過。

    開始爹爹不答應。把家喬帶去的白面大米都給扔出去了?傄詾樗懒诵。誰知道,家喬帶著幾個大漢子,夜里十一點,如狼似虎闖進院里,大罵不止。我爹爹出去理論,被幾個大漢推翻在地,摔暈過去。我拼了命,抓住家喬給我爹賠罪,家喬眼珠子一蹬,罵道,你個騷狐貍,我讓你騷,把你的臭屁踢爛。我感到下身劇烈疼痛,被家喬連踢幾腳,你說說,他穿著一雙尖頭皮鞋,那經受住折磨摧殘……我出了血,看醫生輸液吃藥一個月,花了好幾千……

    真他媽畜生不如。家喬這慫人,欺軟怕硬的主兒。鴻浩的鐵硬拳頭在按摩床狠狠地捶了一下,發出怒吼。家喬這慫人,小時候就是打架不要命。他曾經和我老家的小叔打架,打不過,跑回家去添油加醋告狀,召集他爹他大叔他三叔,三個大漢子圍攻一個十三四歲子的少年。拳打腳踢,脫了鞋底子拍打腦袋,并且在學校堵截,見一次打一次,硬生生把個少年打的不能上學。得了腦震蕩,花費不少錢也沒有治好,走路一瘸一拐,留下終生殘疾。

    鴻浩論及家喬,好比遇到豺狼。娜仁托婭更加氣憤地罵道,這個豺狼一定沒有好結果。天有輪回,人有盛衰。

    ……從那以后,為了給爹爹治病,我委屈地嫁給了一個粗魯大漢。他只會吃肉喝酒,黑夜要,白天也要,折騰的我恨不得死去。有一天,我拒絕他那醉醺醺的嘴,他劈頭蓋臉的打我,我跑出來,他就掄起一根棍子,罵道,打斷狗腿。我的腿被打的動彈不得,趁他不注意,我爬進了羊圈。和羊過了一夜。

    你爹爹好了嗎。

    死了,才發送走不久。

    鴻浩終止了按摩,心情極度復雜。這個嬌弱美妙的女子,給過自己甜美記憶的女子啊,你為何被命運捉弄?你稍微休息一霎,心情不好,不利于按摩。娜仁托婭嗯嗯答應著,起身扣好扣子,端起鴻浩倒的熱水。吸溜幾口開始訴說。

    我還遇到草原狼的圍攻,叼走羊是時有發生。搞得人心惶惶,面對家里的狼和草原狼,你說說,我該怎樣生活啊。我一個女人,打不過男人,受不夠的氣。啊啊……娜仁托婭哭訴,有些坐立不穩。鴻浩輕輕拍打他的肩膀安慰說,別消沉下去,振作起來,風雨過后見日出……

    娜仁托娜哇的一聲,淚雨紛紛,他抓住鴻浩的手,捂在胸口,眼睛充滿期待。鴻浩無法掩飾內心的狂濤拍岸,火辣的眼神燒灼。對視片刻,她們不約而同伸出了臂膀。

    我早就想念你了,恨不得長了翅膀飛來。

    我也是一樣的心情啊?墒,我不能昧著良心耽誤你的一生。雖然,我們擁抱過,親吻過,熱烈而瘋狂,但畢竟我們沒有越過雷池一步,身體都是清白的。你還年輕,再嫁一個好男人還是有機會的。

    娜仁托婭的頭倚靠在鴻浩的胸膛,喃喃地說,我的奧敦格日樂,你知道嗎,我內心裝著你啊,你聽聽我的心跳得歡實嗎?

    ·
中文字幕乱码免费视频